快捷搜索:賭場每天贏1000堅持3年  

賭場每天贏1000堅持3年-預防極端犯罪亟須培育健康社會心態

賭場每天贏1000堅持3年,預防極端犯罪亟須培育健康社會心態。

預防極端犯罪亟須培育健康社會心態

導讀:近日,“北京西單大悅城”持械殺人案一審宣判。據報道,此案系被告人朱紀業為發泄個人不滿情緒所為。近年來,以發泄私憤、報復社會為目的的極端暴力案件時有發生,不僅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也產生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如何培育良好社會心態,預防極端犯罪,本期“聲音版”編發一組文章,敬請讀者關注。

構建社會心理服務體系 紓解負性情緒

□ 馬皚

很多傷及無辜的惡性犯罪案件的背后,都指向同一個犯罪目的──向社會宣泄個人不滿。追溯犯罪者犯罪心理的演化過程,能夠看到“失意者”的影子,其犯罪動機的產生有著相似的路徑。首先是個人的社會地位處于社會分層中的中下階層,個人資源短缺和能力有限的弱勢狀態降低了他們按個人理想設計上行流動的可能性,特別容易在與他人比較時產生強烈的相對剝奪感,并由此引發負性情緒的積累。

其次,個性與認知上的心理缺陷導致他們在適應環境時更容易產生挫折體驗。在這類犯罪人中,性格與認知的偏執特點均表現得十分明顯,或過激、或壓抑,習慣戴著戒備的有色眼鏡審視環境,不僅缺少人際交往和處理日常生活事件的主動性和靈活性,而且缺少調節個人情緒和實現認知協調的能力,特別是在社會支持系統缺失,傾訴與幫助者缺少的情況下,由負性生活事件引起的挫折感會轉化為由憤怒、怨恨、嫉妒等情緒主導的動機,進而推動攻擊行為。

再次,當對自己現實的境遇感到強烈不滿,體會到無助和不公平時,他們所做的歸因往往以個人利益、個人主觀愿望、個人的價值觀為標準,將引發個人不幸的原因歸咎于社會的腐敗、執法者的不作為、司法的不公平、群體特別是周圍人的歧視與排斥。

最后,對社會和群體缺少依戀和依靠的情感勢必導致不信任、不融入,由此不愿尋求法律等正當渠道解決矛盾與糾紛,反而以傷害無辜者的暴力方式實現自我“正義”,以引發社會疼痛的手段實現報復目的。

在近20年的時間里,弱勢群體中的個別人實施的泄恨犯罪現象引起了社會的高度關注,此類犯罪的特殊性也勢必要求我們尋求針對性的預防與控制方法。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是符合理想與現實的解決之道。

首先,在溫飽型向小康型社會轉型的過程中,公眾的基本需求已經由追求生存性需要的滿足上升為渴望發展性需要,如愛、尊重、自我實現等美好生活愿望的滿足。在單純的物質給予已經無法實現精神需要的趨勢下,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是供給、調節公眾心理需求,培育良好社會心態的主要方法。

其次,任何形式的改革都勢必導致利益的重新分配,形成與個體、群體的資源占有狀況相匹配的心理環境。改革開放40年來所形成的社會分層以及階層之間的認知錯位和情緒緊張是影響社會形成統一價值觀的桎梏。普通公眾在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時,也由于階層之間的文化墮距而產生相對剝奪感,對上行流動缺少穩定的心理預期。加之社會變遷加劇,競爭態勢日趨激烈,出現安全感與焦慮感均為上升的二律背反。在解決外在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等客觀問題的同時,通過建構社會心理服務體系,了解民情、民意,搭建公眾參與社會管理的平臺,提升自尊、自信的主人翁意識,是引導公眾正確看待、對待社會發展的階段性矛盾,消除認知不協調,減少負性情緒積累,在共建共享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進而對美好生活前景抱有充分預期的可行路徑。

再次,心理和諧是一種遞進關系,個人和諧表征為內心的平衡,具有良好的人格,正確的認知,行為與情緒控制的能力;家庭和諧反映為成員間的互愛互敬;人際和諧表現為相互的尊重;階層和諧可以是群際間的接納、寬容;社會和諧代表著公平、公正的秩序;天人和諧則是人與自然的平衡。任何一個環節的斷裂,都勢必引起個人心理的失衡,影響家庭、群體、社會的不和諧,其聚合產生的蝴蝶效應又會導致社會心態的波浪起伏。“為將之道,當先治心”,心理服務就是治心之術,實現社會金字塔基座的心理和諧也就成為社會和諧與穩定的必由之路。

最后,開展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是社會治理模式在理念上、方法上的轉變與創新,符合黨和國家乃至全體人民的利益。人的心理活動如同流水,總在變化之中。調節水量特別是洪峰需要有固、疏、通、控等方法,而從涓涓細流入手,從每一個具體個人的心理尤其是情緒入手就成為治本之策。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犯罪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

加強和諧心理建設 提升社會發展內涵

□ 張可創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面貌都發生了很大變化,這種發展不僅帶來了人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帶來了人民心理需求的變化。在社會建設與社會治理中,如何推動和諧心理建設,促進社會文化向更積極更豐富的方向發展,也成為全社會共同思考與積極應對的問題。

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在今年政法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提出,要健全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和疏導機制、危機干預機制,塑造自尊自信、理性平和、親善友愛的社會心態。

所謂社會心態,是指社會成員普遍對待社會問題、社會現象和社會風氣的態度,其是社會文化、社會心理和社會價值觀的具體體現。目前,我國的社會文化呈現出一定的功利化傾向,這種傾向易引發一部分社會成員心理失衡。從見諸報端的一些犯罪案件看,部分極端案件就與當事人的心態失衡有關。這些惡性犯罪案件不僅對當事人及其家庭造成精神上傷害、生活上的負擔,也對社會穩定和社會和諧發展造成很大危害。從預防心理疾病、減少社會極端犯罪事件、提升人民群眾幸福感、安全感、促進社會和諧發展的角度看,加強和諧心理建設工作刻不容緩。

和諧心理建設有著十分豐富的內容,既包括促進社會成員自我認知,進行準確自我定位,也包括完整理解健康概念,促進自我潛能發揮,同時還包括生命意識的培養等。目前,我國社會和諧心理建設工作存在三方面短板:一是沒有形成完整的關于心理健康的理念,人們對心理困惑、心理疾病抱有消極的看法;二是心理健康專業人員缺乏;三是一些政府機構對構建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在社會發展中的作用與價值認識不足。對此需要從多角度認識問題,從多途徑加以建設。

加強政府政策引導與經費支持。目前,國家衛生部門已經就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工作出臺了相關文件,并在一些省市開展了試點工作,這讓和諧心理建設工作有了一定的指導思想與基本方向。但在實際建設過程中,僅有領導講話和政府部門文件遠遠不夠,還需要各級政府部門從提升社會發展內涵、社會安全穩定與人民幸福感的高度,重視和諧心理建設工作,并將這些工作與加強社會治理聯系起來,從人力與財力上予以支持與保障。

社會組織與專業人員積極參與。和諧心理建設工作,離不開專業人員和相關社會組織的參與。現實中,除了心理咨詢機構、醫療衛生單位的專業人員外,政府基層工作人員、司法系統從事預防犯罪的工作人員、社區矯正工作人員和人民調解人員等都是和諧心理建設的重要參與者。只有他們把自己的角色定位成和諧心理建設的承擔者,并積極提升自身專業服務水平,這項工作才能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

做好輿論引導工作,促進形成良好社會氛圍。目前我們正處于信息時代,信息時代最顯著的特征就是信息的多樣性以及獲取信息方式的便捷性,這也造成對信息甄別的難度加大。按照傳播學的規律,消極信息傳播的速度、廣度和人們對消極信息接受程度都大于積極信息,即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在和諧心理建設中,政府宣傳部門和媒體也需要遵循這種規律,用科學的方法、專業的手段做好社會輿論引導和傳播工作,促進社會正能量的形成。

心理學研究也表明,某些犯罪行為會對社會產生一定的示范效應,因此在和諧心理建設中,要預防犯罪和消極行為的廣泛影響,也需要對相關輿論加以有效引導,這種引導不是封殺,而是在遵循心理學和傳播學規律的基礎上,使消極信息導向積極解讀,這就對政府宣傳部門和媒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預防犯罪,建設和諧社會,需要所有社會成員都重視心理健康,從而形成良好社會心態和社會氛圍。從這個意義上說,和諧心理建設意義重大,這項工作的建設者與參與者任重而道遠。

(作者系上海政法學院社會管理學學院教授、上海社會心理學會理事)

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有待加強

□ 吳宗憲

因宣泄個人情緒實施極端犯罪,是一個沉重的話題,也是一個老話題。從培育良好社會心態,預防極端犯罪的角度講,首先,要加強心理健康教育宣傳工作。很多心理學實驗都表明,一個人遇到挫折后,會產生多種消極情緒,其中最常產生的就是憤怒,為了排解憤怒,最常見的反應就是攻擊,如果引起其憤怒的對象過于強大,不好直接攻擊,一些人便會轉向攻擊其他缺乏自我防衛能力的人。目前見諸報端的一些惡性犯罪多屬此類。之所以出現這一問題,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一些普通老百姓受教育程度比較低,缺乏心理學知識,遇到不良情緒后不知如何宣泄,或者不知道用建設性方法及時宣泄的重要性,便一直壓抑自己,直到實在忍受不了走向極端。如果通過宣傳教育,普通老百姓都能掌握一些心理學知識,遇到挫折后及時通過傾訴、書寫、運動等方式進行排解,那么就可以將一些不良情緒及時宣泄出去,不至于積累到用暴力等極端手段發泄的程度。

其次,加強社區心理矯治力量。目前在新的社會組織形態下,很多人與供職單位的關系都較為疏離,應加強社區在構建良好社會心態中的作用,政府可以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聘請心理咨詢師入駐社區,為居民開展咨詢輔導工作。目前一些省市的政法機關也在推進這一工作,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如果形成了這樣的常態化機制,讓心理教育和咨詢服務延伸至社會的毛細血管,那么很多問題就能解決在萌芽狀態,不至于產生特別嚴重的后果。

第三,政府部門要持續改進工作作風。目前個別人走上報復社會的犯罪道路,可能也與其在政府部門遭遇的挫折有關。當一些老百姓認為自己受到冤屈,找政府部門反映情況時,如果政府部門能給予耐心細致的解答,那么就可能將當事人的心理問題也一并解決了;反之,政府部門態度生硬、簡單粗暴地予以拒絕,就可能進一步加劇當事人的挫折感,進而釀成悲劇。(作者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中美刑事司法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本報記者馬樹娟整理)

我所經歷的心理咨詢工作

□ 謝壽山

2011年2月,在當時上海長寧區人民法院院長鄒碧華的建議下,長寧區法院會同上海高級人民法院聯合設立了以我名字命名的主管執行案件受理、接待的“謝壽山工作室”,接待室當時采用的是“心理咨詢門診式接待”,即在處理案件的同時運用心理咨詢知識對來訪者進行疏導,減少對抗,促進和諧,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2017年,我退休后又在社區從事心理咨詢工作,服務對象主要是老年人。很多剛退休的老年人在離開熟悉的工作環境后,對家庭生活很不適應,會有一種孤獨無依感,這時一旦周遭環境對其流露出輕視,他就會表現出很強的攻擊性。兩年前我曾接待一位剛退休不久的老人,其曾在單位任職中層管理人員,退休后覺得身邊沒有人“哄著”,感到特別空虛失落,于是經常對愛人大發脾氣,時間一長愛人也頗有怨言,兩人矛盾不斷增加。一天,他去小區廣場的健身器材處鍛煉身體,與一年輕人爆發激烈沖突,以至于揮拳相向。

通過分析,我判斷這位老人之所以出現攻擊行為,主要在于他是空巢老人,退休后又缺乏群體性交流活動,導致心里的積郁無法排解所致。我們有針對性地做了幾次心理咨詢工作,他就有所好轉。后來我在為老年人開辦心理疏導講座時,也會安排他們現場做點心、拉二胡等。通過這些群體性活動,老人們之間會有傾訴交流,也能夠感受到相互間的尊重和照顧,這樣郁悶心情就得以排解。幾次活動下來,這位老人的心態就平穩了很多,沒有再出現攻擊行為。

由此可以看出,無論是在法院的執行工作上,還是在社區工作中,融入一些心理咨詢專業知識,可以很好地紓解當事人不良情緒,減少攻擊和對抗,從而推動社會心態更加平和理性、社會氛圍更加和諧友好。(作者系上海市長寧區心理咨詢師協會會長、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本報記者馬樹娟整理)

新聞鏈接

6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在西單大悅城商場持械殺人的被告人朱紀業作出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2018年2月11日,朱紀業為發泄個人不滿情緒,持械前往西單大悅城,先后追逐擊打、砍刺餐廳顧客及工作人員,致1人死亡、14人受傷。

本文來自懷豐公路新聞,由【高級投稿人:周肖芬】原創原創,歡迎觀賞。

社會宣泄,社會心態,心理建設,相對剝奪感,心理和諧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剑网3 论坛